凌晨三点的浦东机场,我看到了令人惊讶的一幕……

请注册健康云并按要求填报相关信息。
这里需要详细填写最近14天去过哪些国家和地区。

Please scan this QR code by Alipay or Wech…

请注册健康云并按要求填报相关信息。

这里需要详细填写最近14天去过哪些国家和地区。

Please scan this QR code by Alipay or Wechat.

You have to use your Chinese cell phone number to login in.

Do you have any Chinese friend who can give you some help?

3月8日中午11点半,上海市司法局支援防疫一线第四批顶岗工作组20人踏上征途,他们将在上海防疫最前沿的浦东国际机场驻扎执勤至少7天,24小时待命,轮班上岗。

这次任务来得突然却响应迅速,周六上午得到通知,傍晚队伍就集结完毕。周日上午,工作组出发前举行了简短而庄严的临时党支部成立暨出征仪式。4名女队员也以此度过了一个特别的“女神节”

在浦东机场,工作组成员不仅体验了许多个“第一次”,也看到了上海“严防境外输入”第一关的谨慎有序,令人惊叹也让人放心。

我们是众多关口之一

“立即组织10人队伍,4:00准时出发;其余人员安排夜间轮岗,9:00出发!”

3月8日下午3:40点,刚刚在驻扎酒店结束两次岗前培训,工作组组长、临时党支部书记邢璐就接到紧急执勤通知,这比原计划上岗时间提早了一天

仅仅20分钟,首批队员便启程出发。“等下防护服上写什么才能刷爆朋友圈?”“不戴成人尿不湿真的行吗?”队员们互相打趣着。

也许这是他们在此次疫情中距离“风险”最近的一次,但队员们内心更多的是兴奋和激动。“不怕,我们对上海的防疫组织和防疫措施很有信心。”

换好防护服,首批队员来到工作岗位。他们的任务是配合海关对拟入境旅客进行流行病学调查登记。

国际航班落地开闸后,旅客首先要通过测温和海关首道核验,排除疑似的旅客会被分为黄、红、绿三个等级,绿色标签的旅客可以直接到边检窗口通关,而黄色和红色两类标签的旅客就会被分流到顶岗工作组驻守的“健康云”登记通道

“被分流到我们这里来的都是来自伊朗、意大利、韩国、日本等地或者有相关旅居史的旅客。”组员宋春雷上岗没多久就接待了一对因为工作需要来到中国的伊朗籍夫妇。因为“健康云”必须要使用国内手机号注册登录,在宋春雷的指导下,这对夫妇最后求助国内商业伙伴才得以登记成功。“在使用非本人的手机号注册前,我们要反复核验身份,确认对方和旅客的关系并且确保将来能够取得联系。

我们只是众多关口之一,”邢璐说,“听说旅客一共要通过六关才能顺利入境,而黄色和红色标签的旅客,如果目的地是上海,入境后还会被引导到所在区做进一步登记,由各区负责落实或监督运送至居家或集中隔离点,确保全程不接触无关人员。

我们的工作不容有失

虽然只是入境防疫工作其中一环,但我们也做到了精细化管理。”副组长、临时党支部副书记王旭峰带领的第二队,当天晚上9:30从驻地出发,10:00前与第一队完成换班,直到当天最后一架国际航班的全部入境旅客登记完毕,回到驻地已经将近凌晨5点

在“健康云”登记环节,工作组被分成宣传引导、协助登记、特殊处置和核验确认四个工作岗位。

一旦有疑似或者确诊病例出现,这将是找到密切联系者的重要线索,不容有失。”

首次执勤中,组员张凡涛做了没有定岗的“自由人”,根据需要在四个岗位间进行轮换。通过认真观察和实践,他总结了17条常用英文句式1.0版,并在工作群分享给大家。“旅客从下飞机到完成各个防疫排查流程,可能需要几个小时,我们要尽量提高沟通效率,确保登记万无一失,也减少他们的等候时间。”

防护服初体验:酸爽

“很自豪,感觉这是本季最炫酷服饰,没有之一。”顶岗工作组的队员们第一次穿上防护服,为了方便识别,他们在背后写上了单位代码和名字缩写。

第一天上岗,两队组员分别承担了晚5点-10点和晚10点-次日凌晨3点的执勤任务。5个小时下来,他们真切体会到防护服的“酸爽”

“两层帽子加上防护面罩还有口罩,工作时忙起来不觉得,停下来才感觉头晕缺氧,整个人都是飘的。”脱下防护服走回酒店接驳车的路上,在同组小伙伴的惊呼下,王静发现自己居然不会走直线了,“体验过才知道医护人员的不容易。”

为了防止工作中发生“意外”,组员王士东在执勤前4个小时就开始断食断水,一直到5个小时执勤结束,脱下防护装备做好消杀回到酒店,他差不多有10个小时滴水未进粒米未沾。“执行任务又能塑身,双赢啊。”

“防护服要把袖口和裤腿全部扎紧,穿上非常闷热”,因为没有经验,组员张凡涛首次执勤时防护服选得小了一号,为了防止暴露风险,他只好尽量减小动作幅度。“防护面罩上先是挂满雾气,然后雾气慢慢凝成水珠滴下,就这样雾气、水珠,再雾气、再水珠……”

穿上白色的防护服,就好像白色的蚕宝宝,”组员刘蕴的联想颇有些童趣,“蚕宝宝吐丝,我们守护上海,都是爱的奉献。

“包了纱布的小拇指太粗,手套必须反过来才能套上。”组员闫方全两个月前因为一次意外造成右手小拇指粉碎性骨折,上周三才刚刚把固定的钢钉取出,需要每天使用消炎药并包上纱布预防感染。对他来说,塑胶手套比防护服更加难受,“五个小时下来手上的纱布全都湿掉了。”

爸爸是也是英雄

“第四批工作组的顶岗任务任务特殊又来得突然,还要离家驻扎、时刻stand by,”邢璐感叹,“组员们都非常给力。”

同为第三批组员的王静此前已经在社区连续顶岗7天,这次新的顶岗任务一直到出发她都没有告诉父母,“他们以为我还在社区。”王静的女儿年前参加了一个加拿大的冬令营活动,因为疫情滞留境外至今未归。这批顶岗原本是处里的另外一位女同事,“她家里孩子小,离不开妈妈。所以,我申请了继续顶岗。

和王静一样,骆昭也在浦东机场度过了一个特别的“女神节”。还没有孩子的她,也是听说要驻扎执勤所以主动申请顶替了家有幼子的同事。“我老公是军人,现在也因为疫情一直在部队战备值班。”骆昭说,“他非常支持我的决定,说‘军人家属,也要有军人作风’。”

宋春雷的女儿还在幼儿园小班,这次疫情发生后,他经常一边看电视一边给女儿讲医务人员打“怪兽”的故事。首次执勤后,宋春雷给深夜里一直等着他消息的妻子发了一张组员们身穿防护服的合影。没想到坚持和妈妈一起等待的女儿一眼就从人群中认出他,高兴地大喊“爸爸也是英雄!”

这是凌晨三点的浦东机场,外面依然春寒料峭,还夹杂着丝丝细雨。入境检验大厅里,一个个被白色防护服裹罩着的上海司法行政人,依然热火朝天地忙碌着。为这座深爱的城市守门,他们心甘情愿。

谢谢你们的辛苦付出!

让我们为第四批

到防疫一线顶岗工作组加油!

肖 峰 邢 璐

张凡涛 王 静

宋春雷 闫方全

刘 蕴 舒浩为

胡军权 姚青翔

陆 健 屈劭杰

陈律伦 卢钊永

王旭峰 侯小路

吴 斌 王 磊

王士东 骆 昭

来源:上海市司法局